當前位置:醫學下載 > 資訊頻道 > 醫學話題 >

剪腳趾甲引發的悲劇,一周后19歲男孩生命定格!

發布時間:2018-06-06 09:09 類別:醫學話題 標簽: 來源:未知 作者:醫學資源分享

2010年那個悶熱的夏天,正是蘇州各大醫院每年的“戰高溫”工作時間,門急診量劇增,如果深夜來醫院,你一定會對輸液室和急診室掛號處前的排隊長龍印象深刻。

 

那時候中專剛畢業的19歲小伙子小楊在蘇州一家工廠實習,從事的是流水線的操作,一天站立工作的時候要超過10小時,車間只有風扇沒有空調,每天上班要出幾身汗。實習工資不多,宿舍條件也一般,洗澡也不太方便,一雙球鞋穿久了已經有了些許刺鼻的汗臭味。

 

小楊工作認真踏實很少叫苦叫累,來到經濟發達的蘇州工作,他心里充滿了對未來美好幸福生活的憧憬。小楊沒有不良嗜好,從小身體很健康幾乎沒有去過醫院,進廠前招工體檢顯示各項指標都很正常,只是個人衛生方面有點馬虎。

 

某天小楊下班后剪腳趾甲,不小心剪破了右腳的大拇指腳趾頭,傷口只有米粒大小,沒有流很多出血,于是他沒有在意,第二天繼續像往常一樣上班干活。第二天下班后右大腳拇指有點兒紅腫了,他仍舊沒有當回事,第三天下班時走路已經有點一瘸一拐了,還有點兒頭暈發冷,在老鄉勸說下他去了工廠附近的鎮醫院,但只是做了簡單的傷口消毒包扎處理。第四天他已經有明顯畏寒、發燒、胸悶心慌得厲害,大拇指紅腫則擴展到小腿踝部,工友覺得不太對勁叫了120直接把他送到了蘇州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急診。

 

 

被120救護車送到急診的小楊已經有點神志不清了,經驗豐富的分診護士直接把他推進了搶救室,很快初步的病情結果出來了,心跳180次/分,嚴重的雙肺廣泛大片白色滲出陰影,白血球5萬(正常值4千-1萬)。那天在搶救室值班的正好是ICU醫師小王,他立刻敏銳地意識到小楊所患的是嚴重的膿毒癥,簡要交代病情后立刻下了病危通知書,積極復蘇搶救的同時聯系收入重癥監護病房(ICU)搶救。
 

轉入ICU后用了最強的廣譜抗生素聯合方案,并第一時間請外科會診協同清創處理右下肢的傷口,同時留取了血培養和傷口分泌物培養,但是小楊病情并沒有停止進展,晚上出現了感染性休克(血壓下降、四肢末梢發冷、尿少),需要大量靜脈輸液和收縮血管的升壓藥維持血管循環。第二天出現呼吸衰竭的惡化,還有咳嗽、咳紅色乳狀痰,ICU醫師迅速在麻醉下把一根塑料氣管導管插入他的氣管并連接呼吸機進行機械通氣。

 

金黃色葡萄球菌(from wikipedia)

 

3天后細菌培養結果陸續出結果:血液培養、傷口培養和痰培養都報告是同一種叫做金黃色葡萄球菌的革蘭氏染色陽性細菌。醫師給他上了抗陽性菌王牌的“萬古霉素”,并且采用了所有能想到的最強的生命支持手段,但是感染已經播散到全身。胸部攝片發現肺上廣泛的團塊狀融合陰影和空洞,這提示小楊出現了血行播散性肺膿腫。

 

接下來的一周感染仍然在進展,尤其出現了膿氣胸,除了呼吸和循環,肝、腎、腦部也都出現不同程度的器官衰竭表現,ICU醫護搶救團隊苦苦支撐了1個星期多,動員了各個相關專科的專家前來會診支援搶救,但最后不得不遺憾地面對治療失敗的現實,而小楊年輕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19歲。

 

比流感還要可怕的健康殺手

 

2018年初“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刷遍了朋友圈,很多人從這篇文章第一次了解到甲型流感病毒的可怕,其實人類一直就在同外界各種各樣的微生物感染做斗爭,歷史上包括甲流在內的無數次傳染病大流行造成了大量人患病死亡。

 

隨著醫療技術進步和社會衛生防控體系的建立完善,諸如“SARS”、流感病毒這些有周期性、季節性發病特點的傳染性疾病已經逐漸得到控制。但日常生活中還有一種感染所導致的嚴重危害人民群眾身體健康的常見疾病,還不為公眾所熟知,它的名字就叫“膿毒癥”。

 

何謂膿毒癥

 

膿毒癥是病原微生物感染機體(大多是細菌)后導致的一類臨床綜合征,微生物侵入人體后,除了導致局部感染表現外,還伴隨遠離感染部位的組織器官中出現炎癥損傷反應,國際最新定義是“機體對感染的反應失調而導致的危及生命的器官功能障礙”。

 

膿毒癥以前還被稱為“全身性感染”、“敗血癥”、“菌血癥”等名稱,英文稱為“sepsis”,在日本和我國臺灣地區都譯作“敗血癥”。常見的臨床癥狀包括發燒、呼吸急促和心跳快,有時候會出現意識不清。

 

如果出現血壓降低則稱為感染性休克,是一種病死率很高的臨床危重癥,需要轉入ICU住院進行加強監護和搶救。一般搶救由通過專門訓練的ICU醫護人員進行。

 

ICU救治措施主要包括微生物培養(血培養和其他培養)和廣譜抗生素使用,大量輸液和使用收縮血管藥來穩定血壓,有時候為了得到血流動力學參數指導搶救還需要在血管內插入監測導管。

 

如果出現肺、腎、肝等器官功能衰竭,往往需要積極進行機械通氣(呼吸機)、持續人工腎臟(血透機)或肝臟替代治療(人工肝)支持,甚至少數嚴重病例需要上體外膜氧合治療(臺灣稱為葉克膜),而這些救命的尖端技術都價格不菲,有時候初期搶救每天醫療花費會在1.5到5萬元之間。

 

 

據估計全球每年膿毒癥發病人數達2千萬到3千萬,而在美國每隔2分鐘就有一個人由于膿毒癥死亡,這個數字比前列腺癌、乳腺癌和艾滋病加起來死亡人數的總和還要多。我國膿毒癥還沒有全國范圍內的大規模流行病學調查,而部分研究表明重癥監護病房(ICU)內膿毒癥的發病率平均高達40%。許多研究發現罹患膿毒癥搶救存活患者中,遺留軀體運動功能和認知障礙比較常見,往往需要長期的康復治療和功能訓練。

 

后記

 

當年搶救室內的ICU醫師小王現在已經變成了王主任,這些年來我們在ICU工作過程中遇到了更多的膿毒癥患者,但工作之余我們常常聊起小楊,這個本不該早早結束美好人生的年輕人。

 

假如他傷后能清理消毒傷口后換一雙干凈鞋,假如在第一次就醫時就更充分處理傷口,假如在膿毒癥早期能給予規范的搶救治療。

 

多了解一些膿毒癥基本知識真的可以挽回很多寶貴的生命,可是這一切實現有賴于社會范圍內膿毒癥整體防控水平的提高,在這個過程中醫護人員、公共衛生工作者、媒體、相關社會組織都應該擔負起自己的職責。

 

來源:“姑蘇醫聲”微信號,作者:付建紅

原標題:《膿毒癥下的蘇州青年》

 
免费棋牌上下分
扑克牌三公怎么玩 五分彩票计划网 北京pk10走势图下载 90比分网即时比分 快速时时计划 软件工程大作业范例 云南时时平台 北京彩票11选 北京pk赛车开奖历史 加拿大28如何杀组合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 分分快三必中大小技巧 pk10看走势图教程 十一运夺金山东时时 广东11选5财富计划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