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醫學下載 > 資訊頻道 > 醫學話題 >

外科手術越做越快,安全性越來越高,為什么病人仍然活不長?聽聽

發布時間:2018-06-05 10:54 類別:醫學話題 標簽: 來源:未知 作者:醫學資源分享


外科手術越做越快,安全性越來越高,為什么病人仍然活不長?聽聽腫瘤專家怎么說

 

外科醫生在很多人眼中和工匠沒啥差別——開刀是主要的工作。身為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主任醫師、教授、腫瘤醫院胰腺肝膽外科主任,復旦大學胰腺腫瘤研究所所長虞先濬說自己曾是個標準的外科醫生,擅長用手術刀解決疾病,但是在工作17年后,情況變了——

 

外科的手術越來越先進,原本困擾外科醫生的胰腺手術問題現在已經完全可以解決了,但是,病人仍然活不長。

 

這意味著,我技術如此高超,病人卻未獲益。或者有些人獲益多活三年,有些人只能多活三個月。

 

這是為什么?請看他在復旦大學科學報告會上的分享。

 

如果沒有科學研究,頂級外科手術的效果只能是矮挫窮
 

外科手術越做越快,手術安全性如今也越來越高。十多年前,我第一次進手術室花三個半小時完成的手術,現在只需要兩個半小時。所以六年前,我是懷著自豪和驕傲到腫瘤醫院的。

 

但是我很快就面臨難題——在未來發展中,我們外科學還能再引領腫瘤學嗎?

 

我到腫瘤醫院第一天參加多學科討論時,就被上了一節課——腫瘤學認為腫瘤是全身性疾病,并非局部開刀可以解決,所以腫瘤要開展綜合治療。而且要多學科合作,不能外科一家獨大。

 

第一次聽到這句話,我覺得怎么會有這種奇葩的事情發生!外科醫生開刀還需要多學科討論?

 

隨后,腫瘤學又告訴我,證據優先,循證醫學。要有足夠的證據支持開刀手術是正確的選擇。這也使我這個做慣手術的外科醫生感到奇怪:我們用腹腔鏡切膽囊時,做過比較嗎?還不是認為這是應該切除的嘛。就像魯班做凳子,難道還要做一批,比較哪一個方法好嗎?

 

 

但是,我很快就發現,大量數據以及我們外科學的“圣經”——頂級雜志《新英格蘭醫學》上的文章稱胰腺癌目前的臨床指南上清楚地寫著,胰腺癌如果只用手術治療,根本沒有任何療效。這意味著,胰腺癌外科手術作為一個頂級外科手術,技術高大上,但效果矮挫窮。

 

而腫瘤學除了證據以外,已經開始個體化的精準治療了。最顯著的證據是,2000年肺癌的中位生存期是11個月,現在是四年半。為什么會有這樣突飛猛進的發展呢?因為靶向醫療出現了,乳腺癌也是如此。

 

因此,在這六年中,我們痛定思痛,將胰腺外科學與腫瘤學結合。

 

我們在手術安全性和手術根治性上,把外科醫生能做的都要做到極致,因為我們有靈巧的雙手。而且每一步都進行研究,總結成理論發表。這至少可以告訴大家,胰腺癌手術開刀要這樣開。

 

但是《新英格蘭醫學》雜志又說:“外科手術是使胰腺癌患者唯一獲得長期生存的手術,但是技術上的改進,已經不能再帶來更好的療效了。”這使得我們不想做科學家也不行了。

 

我們不得不將腫瘤學的理念融合進外科學,像做科研一樣地做胰腺癌外科學的研究。

 

怎么辦?首先要臨床發現問題。但是,臨床的問題在哪里?胰腺看病的模式實在太簡單了。所以外科的手術越來越先進,原本困擾外科醫生的胰腺手術問題現在已經完全可以解決了,但是,病人仍然活不長。

 

這意味著,我技術如此高超,病人卻未獲益。或者有些人獲益多活三年,有些人只能多活三個月。那這是為什么?這就是我們的研究課題。

 

年輕時,我們外科醫生總認為自己有勇有謀,什么手術都敢開,但是現在優秀的外科醫生一定要了解病人的愈后,才可以進行病例分析再決定治療方案。而且手術后還要根據病理報告來對病例進行分析。

 

正是通過大量的病例研究,我們提出了胰腺癌手術的指標之一三陽性。

 

 

古老的外科學成熟而精確,講究開刀的技術,年輕的腫瘤學卻一直在探索發展之中。

 

外科學是有著上千年歷史的古老學科,在我國春秋戰國時期就出現了,《三國演義》中的關公刮骨療毒就是古老的外科手術。

 

而腫瘤學的誕生則只能追溯到1901年,人類歷史上第一家現代的腫瘤醫院在紐約成立。這兩門學問的結合組成了腫瘤外科。

 

至于胰腺,公元前540年,解剖學家Vasalies就已經第一次確認了胰腺是一種器官。德國著名的科學家保羅·蘭基漢斯在1856年首次發現胰腺的功能是分泌胰液幫助消化。1922年和1923年,加拿大的醫生Banting和蘇格蘭醫生Maikelaode發明的胰島素造福了人類。這些先賢長期以來不懈的努力,最終使我們對胰腺解剖功能有了深入認識,為現代胰腺外科奠定了基礎。

 

1846年乙醚麻醉的出現,使人類進行現代意義上的外科手術成為可能。1867年,著名的英國學者Joseph Lister發明了抗菌消毒法,為外科打開了無菌的大門,大大地提高了手術的成功率。

 

隨后,奧地利現代胃腸外科之父Theodor Billroth、獲得諾貝爾獎的瑞典外科科學家Emil Theodor Kocher等人的杰出工作,終于使得我們這些外科醫生可以被稱為科研工作者。此前,外科醫生是和剃頭師傅是一樣的工匠。

 

胰腺外科在這100多年蓬勃發展。William Stewart Halsted在1890年提出,如果要讓腫瘤患者獲得好的生存,就必須要把腫瘤整塊切除,并于1898年,第一次做了腫瘤切除,使病人術后存活7個月。

 

這在當時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他創立的Halstedian原則,即腫瘤是局部疾病,整塊廣泛切除可以根治,開創了外科學并奠定了現代腫瘤學的基礎,在20世紀整個前50年,引領了腫瘤學的發展,并且大大地造福了患者。

 

1935年,Allen O.Whipple第一次做了現代意義上的胰腺手術。隨后他又和另一位同行把手術進行了整理和拓展。上世紀70年代,外科學界的奇才Joseph Fortner的工作讓我們現在可以在靜脈、動脈上動手術,外科醫生們似乎無所不能。他還建立了整套胰腺腫瘤侵犯血管的血管分析。

 

另一位“大牛”,美國的外科學專家Cameron在1969年擔任了外科系醫生。這位受過系統訓練的胰腺科醫生成為第一個拿到NIH((美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支持進行研究的外科醫生。

 

但,正是這位現在已經80歲,卻仍在做手術的“大牛”告訴我們,現在外科醫生也應該要有科研。而他對自己一生所做手術的病例進行總結后,帶來的結果是,手術時間和住院天數大大縮短,手術的死亡率降到1%,5年生存率達到了18%,這就是一位優秀的外科科學家的貢獻。

 

 

當外科學遇見腫瘤學,“工匠”不得不去做科學家

 

胰腺腫瘤外科學需要完善的積累、敏銳的洞察。也正是因此,我們在科研上取得突破,在《Annals of Surgery》上發表了中國胰腺外科歷史上第三篇論文。我們用腫瘤學的研究方法還產生了很多新發現,都在頂級醫學雜志上發表,在國際上引起了很好的反響。

 

約翰·霍普金斯醫學研究中心也為此發表了評論。好的外科醫生不能是一個工匠,要做研究,要有奉獻精神,最重要的是,要有多學科合作。

 

6年前,我們這個團隊到腫瘤醫院時可說是一窮二白,只有三個正式員工。因為韌性,堅持,我們六年中,每年的手術量從100增加到700,目前三萬人次的胰腺腫瘤門診,按照上海市衛生局的統計,占到全上海三分之一的腫瘤病人在腫瘤醫院完成手術。

 

同時,每年還有快速增長的研究論文發表和大量科研經費,并且開展了很多臨床問題的實驗。我們積累了1750個胰腺癌完整的樣本,從流調到血樣到標本,建成了一個完整的體系。

 

當外科學遇到腫瘤學,一門古老的外科,要求我們精益求精,突破自我,腫瘤學偏重研究,尋根溯源,我們一定要有勇有謀,遵循規律,去建設我們的學科。

 

來源:文匯官網,作者:虞先濬

原標題:《外科手術越做越快,安全性越來越高,為什么病人仍然活不長?聽聽腫瘤專家怎么說》

免费棋牌上下分
山东时时销售 新彊时时三星走势图 十二生肖开奖结果查询白小姐 pk10最准1期计划 东太拆局波经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晚 老时时怎么玩 2019年正版萄京赌侠诗 下载河北快三投注 极速时时走势图 贵州麻将技巧视频观看 吉林快三下期号码预测推荐 2019年平特三码公式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官 二十一点庄家优势有多大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